1904年,万国博览会在美国圣路易斯市举行,目的是隆重纪念从法国购买路易斯安娜100周年。对于美国人来说,这届博览会的结果是非常成功的,每天超过十万人来到圣路易斯一睹盛况。除了这届博览会规模空前外,组织者的精心安排也是关键之所在,这里面最值得一提的是中国也参加了这次世博会。

人们对慈禧太后的真面目的认知,得于她晚年拍摄过的多幅照片,即穿戴整齐的皇太后的“大圣容”和几张妆扮成菩萨的生活照。据查,这些照片都是光绪三十年前,由御用摄影师勋龄在颐和园她的寝宫万寿堂里和西苑中海拍摄的。

爱新觉罗·载勋

爱新觉罗载勋是清朝时期的一位王爷,也就是庄亲王,出生于1854年1月24日,是慈禧太后的侄子。他是义和团运动的祸首之一,也直接影响到了辛丑条约的签订,但是在历史上很多人都不知道他,那么爱新觉罗载勋是一个什么样的人呢?

图片 1

爱新觉罗载勋在公元1900年参加了义和团运动,打着扶清灭洋的口号,想要让光绪皇帝退位。最开始的时候慈禧太后并不想支持义和团运动,因为在她看来洋人是不好惹的,但是当八国的军队想要进攻北京城的时候她就不这么想了,她认为这是洋人想让她将权力让给光绪帝,所以她就积极支持爱新觉罗载勋的做法,想要借助义和团的力量,将洋人驱逐出去。就这样,爱新觉罗载勋将自己的庄王府作为义和团在北京活动的总指挥所,并且组织成员在街道上大肆抓捕洋人。造成了当时北京城内人心惶惶的局面,爱新觉罗·载勋深知慈禧太后顾忌的是什么,于是就联合其它的王爷想要将光绪皇帝杀死,但是被慈禧太后制止了。八国联军即将攻入皇城的时候,慈禧太后因为害怕带着光绪皇帝和载勋等人逃走了。在逃跑的路上,八国联军要求交出义和团运动时的指挥人,并且给予处罚。慈禧太后迫于无奈,只好革除了载勋的职位,并且剥夺了他的封号。但是这依旧不能让八国满意,慈禧太后只好下令杀死载勋,载勋在知道消息的时候就自尽了。

爱新觉罗载勋下场可以说是凄苦的,说到底他也只是慈禧太后手中权利的牺牲品而已。

爱新觉罗·载勋,出生于1854年1月24日,满族人。慈禧太后是清朝时期太后,他的儿子爱新觉罗·载淳就是未来的同治帝,慈禧太后把持着清朝的大权多年。那么载勋与慈禧太后的关系是什么呢?

图片 2

根据爱新觉罗的家谱来看,载勋属于载字辈的,也就是慈禧太后的侄子辈的。爱新觉罗·载勋在他的父亲离世之后就被封为了庄亲王,传言载勋曾经参加过义和团运动。当时打着扶清灭洋的口号在北京城里面捉捕洋人。最开始慈禧太后很是不愿意载勋参加的,但是八国联军想要入侵中国,慈禧太后以为八国联军是想让他将国家政权交还到光绪帝的手中,于是就积极支持载勋的做法,载勋的住所就作为攻打洋人的总指挥所,后来被八国联军炮轰之后毁掉了。载勋知道慈禧太后很是忌惮光绪皇帝,于是就想杀死他,但是最终被慈禧太后给制止了。八国联军入侵北京后,慈禧太后就带领着载勋还有皇帝逃走了,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八国联军因为清朝的抵抗很是生气,就要求交出当时的头目。慈禧太后最开始的时候想要保全爱新觉罗·载勋,于是就革除了他的爵位,将他赐为平民,并没有杀害他。只是这样的结果并不能平息八国的怒气,慈禧太后为了息事宁人,不得不将他赐死。公元1901年2月21日,载勋自杀死亡,结束了自己的一生。

载勋与慈禧太后的关系想必很明了了,载勋是慈禧太后的侄子,也是慈禧太后手中的工具,这就是他们之间的关系。

爱新觉罗·载勋,也就是和硕庄亲王,出生于1854年1月24日,是清朝末年时期的一个大臣,也是义和团事变的祸首之一,对《辛丑条约》的签订有一定的影响,于1901年载勋自尽,作为王亲贵胄,载勋为什么要自尽呢?

图片 3

根据相关史料的记载,爱新觉罗·载勋是义和团运动的领导人物之一,当时义和团的成员打着“扶清灭洋”的口号,大肆抓捕洋人,直接影响到了他们的生命安全。慈禧太后很是忌惮洋人,所以并不支持爱新觉罗·载勋的做法。之后不久,八国联军想要入侵中国,在慈禧太后看来这是他们威胁她,想要让她将国家的权利还给光绪皇帝,于是很是惶恐,就改变了自己的态度,支持载勋攻打洋人。当时她将军权基本上都放在了“载”字辈的人手中,同时想要借助义和团的力量将洋人驱逐出中国。但是没有想到最终还是被洋人攻破了皇城。八国联军即将侵入北京城的时候,慈禧太后就带着载勋等人一起逃走了。八国联军入侵之后发现国家领导人都已经逃走了,而且义和团运动给他们带来了巨大的损失,就想要找到爱新觉罗·载勋,来出一口气。慈禧太后终于明白了八国联军的意图,在她看来只要不交出政权,一切都是好商量的。于是就下令将载勋革职查办,并且撤除了他的封号。八国知道消息之后很是不满意,慈禧太后只好下令将他赐死,这才平息了八国的怒气。爱新觉罗·载勋在接到相关的指令的时候,什么都没有说就自尽了。

这就是载勋自尽的全部过程,可以说他是弱小国家的悲哀,是慈禧太后维护权利的牺牲品。

早在1902年,美国驻华公使康格就多次来到紫禁城,劝说慈禧太后和光绪皇帝能参加博览会。如果大清帝国的皇帝和皇太后能参加,那势必会造成巨大的轰动。

从这些照片上看,年近七旬的慈禧太后的容颜保养得非常好,全不似垂暮之岁的老妇人。这些历史照片,高清晰度地纪录了慈禧太后的真实容颜与帝制时代皇太后的盛装及佩饰,真实地显示了一个逝去的王朝的后的华彩。

慈禧太后以“年老体衰、不便远行为由拒绝”,但同意将派出亲王参与。“庚子之变”时,慈禧太后领教了洋人的厉害,从西安回京后对洋人看法有了微妙变化,她也希望派人去美国考察下宪政。

不过,比这些照片更早纪录她姿容的,是一幅由美国女画师为她绘制的油画肖像。只不过,这幅油画及其背后的故事一直鲜为人知而已。

图片 4

近年解读发生在中国东北的日俄战争时,意外读出请美国画家为自己作画,竟是慈禧太后亲自操办的一项重要的外交行动!

彼时的时代背景不可不先说。

两年前,即中国的庚子年,西历的1900年,中国北方爆发了义和拳运动,时称“庚子之乱”。受朝中保守派亲贵的忽悠,总是疑虑洋人“干预大清内政”的慈禧太后一时昏了头,竟然默许拳民对洋人杀伐,由此引起了“庚子国难”,八国联军强攻大沽口并进犯京城,慈禧太后只得带光绪帝和一班亲贵仓皇逃离。泱泱中华帝国面临被列强瓜分的危急的时刻。

国难期间,慈禧太后这个中国高统治者的国际形象败坏到了极点。因为从没有洋人见过这位东方有权力女人的真容,所以,西方的报刊上便出现了依据传闻解读的中国太后形象,那是个既丑陋又野蛮,既阴险又凶残,甚至还很情色的老女人。所幸因列强基于各自的利益一时无意瓜分中国,大清国祚才得以延续。“庚子国难”平息后,慈禧太后让光绪皇帝下罪己诏,发誓要母子同心,推行新政,并开始着意改变自己与中国的国际形象。

“两宫”返京后,尽管没有哪个驻外公使胆敢把“泰西”报章上对“圣母皇太后”的丑化形象如实禀报国内,而朝中的满汉枢臣们也无从知晓“老佛爷”在洋人那边的恶劣形象,但慈禧太后毕竟是一个极聪颖的政治家,她显然对此已经有所预料。尘埃落定后,她即再度邀请七国驻华公使的夫人进入她所居住的颐和园。

须知,当年世界上并没几个主权国家,驻紫禁城东南方的东交民巷里,自西向东,只有美、荷、俄、日、意、德、法、英、奥、比的十座使馆。中国皇太后请七位公使夫人入颐和园进餐与宴游,基本就将世界上有话语权的国家的夫人一网打尽了。

早在光绪二十四年隆冬,慈禧太后即应七国公使夫人之请求,与光绪帝在紫禁城召见过她们。当时,老太太不光亲手为每一位来宾戴上了一枚缕金戒指,而且还请客人们与她和儿子一起看戏,甚至她说过这样一句话:“一家人,我们是一家人”。

晚年的慈禧太后与洋妇人交往一事,每每被后人所忽视,即便知其事者,也解释成了老妇人百无聊赖的穷开心之举。其实不然,请西方大国的公使夫人走近自己,让自己了解世界,也让世界了解自己,是老太后的一次了不起的观念转变之举,其积极意义远被人们低估了。

正因与洋妇人恢复了交往,光绪二十八年下半年,慈禧太后才从美国公使爱德温·赫德·康格尔的夫人苏珊·康格尔的嘴里得知:西方有一种叫作世界博览会的“万国”风貌与产品展示会,两年后的西历4月4日,将在美国的圣路易斯城举办。谁也不知道,老太太把这个日子默默记在了心里。

美国公使夫人后来写过她所知道了中国皇太后,说那是一个“机智和有女人魅力”的“伟大的女性”,她身上散发着“女主人的吸引力”,“会让所有的客人着迷”。美国人笔下的慈禧太后,竟然和国人所知道的那个丑陋且凶狠的老婆娘完全不是一个人!

过后,清国外务部立即向康格尔公使表达了大清国希望参加圣路易斯万国博览会的愿望。未久,康格尔即向清国外务部大臣们转来了本国政府的正式邀请。

毫无疑问,慈禧太后抓住了机会,以期借机一举改变她本人和中国的愚昧、野蛮的国际形象。

令清国枢臣们没能料到的是,老太后除了让他们推选一位合适的皇室成员为正监督率团前往美国与会之外,她本人还听从了康格尔夫人之劝,愿将自己的容颜作为展品,亲自为自己的国家站台,即在美国的万国博览会上展出自己的油画肖像。

这就是清廷请康格尔夫人代选一位美国女性画家来华为慈禧太后作画的背景。

于是,1903年下半年,美国女画家凯瑟琳·奥古斯塔·柯尔(Katharine Augusta Carl)就成了东方神秘的女性统治者的御用画师。

柯尔,史料称“柯姑娘”,后译卡尔,时年45岁。她并非一位多么有名的西方肖像画家,但她的弟弟佛朗西斯·奥古斯塔·卡尔却是深受大清国信任的清国海关税务司,即外聘的中国海关关长。有了这么一层关系,所以,美国公使夫人一推荐,清国君臣就同意了。

彼时的北京城,正被日俄两国在我满洲大地上空聚起的战争阴云所压抑。因“庚子国难”期间入侵我东北地区的十余万俄军拒不履行国际条约撤军回国,大有强占满洲为“黄俄罗斯”之企图,清政府无力驱逐之,只得听凭日本帝国出面与俄国交涉。因为日本一直将满洲与朝鲜半岛视作本国的保护线,故不容俄国盘踞满洲不去。慈禧太后召请洋画家为自己作画之际,正是两个强邻在万里之外的俄京圣彼得堡唇枪舌剑地激烈谈判之时。地球人都知道,日俄两国一旦谈判破裂,必将在中国的黑土地上进行一场规模空前的血拼。

满洲是大清国的“龙兴之地”,若成为战地,不光会令王朝老家的臣民惨遭涂炭,更可能祸及列祖列宗的陵寝。所以,在颐和园的昏暗的寝宫万寿殿里,老太后穿戴上合乎“母仪天下”身分的东方文明古国的皇太后的正装,几乎每天退朝后,都强忍着满腹心事,神色淡定地端坐在和自己心境一样昏暗的深宫中,任由美利坚女人在画布上涂抹自己。卡尔女士画得非常认真,还要不断根据画像主人的请求而改变细节,所以,这幅人物肖像,竟画了几个月。可想而知,黑云压城之际,慈禧太后强颜端坐好几个月,可真难为死老太太了。

画家卡尔回国后,曾于1906年在伦敦出版过一本名为《With the Empress dowager of China》的书,该书曾在1915年由陈霆锐译作中文版的《慈禧写照记》被中华书局印行。在该书中,卡尔说中国的太后为了让她画好自己,有时早朝后“竟肯出座三四次”,她说,作画过程中,太后多次踱到画幅前,请求她不必把自己画得那么老,脸上好少一点阴影。所以,卡尔按其意愿,终于将年近七旬的太后的老脸抹画得如少妇有面庞一般粉嫩。

卡尔还写道,有一天,她回到画室时,发现现场多了一纸“戏单”,上面标有红色笔迹,即皇上专用的硃笔墨迹,再仔细看时,方知是一纸日俄交战图。原来,光绪皇帝曾在她不在时前来审视过画像。

岁末,日俄战争的雷声隐隐传来之际,卡尔女士耗时九个月,才按肖像主人的要求完成了自己的四幅作品。如同开笔需要选一个好日子一样,在清国官员选择的一个吉日良辰,卡尔在满意的一幅名为“大清国皇太后陛下圣容”的油画上抹上了后一笔。

想必慈禧太后非常满意自己的画像,所以,她才邀各国公使夫人们集体到颐和园里共同观摩了。之后,极少数王公枢臣也奉懿旨进殿瞻仰过画框里的“圣容”。大清国的人们都是头一回见到如此逼真而又传神的人物肖像画,个个赞不绝口,被画的主子与她的奴才们,以及看过此画的洋妇人们,都认为像画得非常好。于是,一切 OK!

然而,清国君臣的外交努力终未阻止日俄两个强邻走向战争——1904年2月9日凌晨,日本联合舰队悍然偷袭了租居旅顺口的俄太平洋舰队,日俄战争自此全面爆发。北京无力制止两个强邻的互相宣战,只能无奈地采纳了直隶总督兼北洋大臣袁世凯的奏请,对外宣布“局外中立”。

战端开启之时,正是以贝勒、爱新觉罗·溥伦为钦差正监督的清国代表团启航之际。3月4日,即距圣路易斯国际博览会开展前的整一个月,清国代表团抵达了美国。贝勒,俗称贝子,是满清王朝内部地位仅次于亲王的皇亲。慈禧是奕字辈的奕詝的妻子之一,奕字辈的下一辈是载字辈,载字辈的下一辈是溥字辈。所以,按辈份,溥伦是慈禧太后的孙子。时年30岁的溥伦此行重要的使命,是将奶奶的肖像悬挂在万国博览会的展厅中央,并于会后将其赠送给“美利坚大统领”西奥多·罗斯福,以此为礼品,敦促老罗斯福出面斡旋日俄两国尽早停战。